星际后宫

作者:雨夜带刀不带伞

【原创作者烟灰】【本文其实是当年台湾鲜网的签约作品,前86章曾经在一些地方发过。由于版权原因,后面的一直没发。今天从87开始续发,直到完本。】白晓飞穿越到六百多年后的星际年代的故事·科幻h文加上流行的穿越,只是把穿越到过去改到了穿越未来,作者的想象...

异界人生

作者:zhang

[主播]“女士们、先生们,飞机即将着陆,请您再次确认安全带系好系,手机继续保持关闭状态,直到飞机完全停稳,谢谢!” …… 半个小时后,一名二十多岁身体健硕面貌清秀的阳光青年轻装的从机场里走出,他一米八的身高,一头清爽的短碎发,下身穿着一件清凉透彻的...

黑龙菜园子

作者:qiujinhui

我叫林闲,今年17岁,现读高一。 家住在苏州,一家有父母和姐姐四人,父亲55岁,,结婚比较晚,三十岁事业小成才和妈妈结的婚,至于妈妈,当时真的是老爸老牛吃嫩草,才十八岁就被爸爸搞大了肚子生下了姐姐,现在才四十二岁,但是妈妈真得超级漂亮,现在和姐姐站...

小明误入歧途

作者:鬼故事

我叫小明,对,从小妳妈给妳说的故事里大多我都是主角。 我比较早熟,小学从港漫,日漫就初步有了“爱”的概念,有了暗恋,初中就直接上手追,只可惜我是宅男壹枚,现充的生活与我无缘。大学我读了个制药专业,然后,我就误入歧途了。 作为壹个大专生,我还是很爱...

我的女警妈妈

作者:地狱蝴蝶丸

妈妈的名字很好听,叫黎绮雯,是个警察。她经常对我说,她随时都有可能 在追捕罪犯的过程中丧命,到那时候,我需要学会如何保护我自己。现在的我看 起来太懦弱了,妈妈有时候看我的眼神总是有些恨铁不成钢,我知道妈妈心中一 定是觉得,作为一个警察的儿子,懦弱...

无限之仁慈的教父

作者:三十厘米

纽约郊区一栋别墅之中,虽然是夜晚但是别墅之中却只有着细微灯光亮着, 这里的装修很是简单,墙壁都是用防火防电的石材建造而成,而屋子里面的东西 看起来都是经过了一番防护加固。 这样的房子在整个美国都是很稀少的,要知道美国的地广人稀,人均资源多, 所以建...

被囚禁的公主

作者:克丽丝芙

[凌辱虐情] “当一切都稳定下来以后,我会把皇位让给奥利维尔。放心吧。” “嗯,边境的叛乱我会去处理。兄长,奥利维尔他就拜托你了。” “多保重,爱丽。” …… “何必呢?奥利维尔,你还没有成长到足够接手皇位的地步。” “我也有我的野心。” “我不怪你。...

上流社会

作者:mendic

高宁宁今年三十五岁,是浮山市电视台公认的台花。由于工作原因,高宁宁十分注意保养,岁月并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过多痕迹,虽然没有了二十多岁小姑娘的青春靓丽,但让她多了几分成熟和自信,把她打磨的愈加性感和妩媚。 由于工作需要,高宁宁经常要穿衬衣套裙、丝...

我的女王姐姐

作者:g1234ggh

[逆插,舔脚,抖m]我叫江宇,是个男生,由于相貌比较秀丽的缘故,我经常被别人称作“小玉”,每次听到这个称呼,我都有些难为情,一个男生被这样称呼,总是有些奇怪的……但是,其实我知道,我的心里对这样的称呼,是有些喜欢的。 对于成为男生这件事,我本人也是...

铁打的教练VS流水的少妇

作者:AXMI

[催眠控制] 我叫孟丽丽是一名28岁的少妇,老公还算有钱,是一家上市公司的总裁, 作为一个全职太太,照顾家中年仅2岁的孩子,(这里提一句,科技已经发达大 到剖腹产安全无痛且不留疤了)以及保养身材坚持锻炼,是一个富太太必须的美 好品德 上周我们几个玩的...

日与月之歌

作者:dtcbloom2008

江海市第九中学附近一个幽深的巷子里,一个叼着菸头的黄毛男子和两个身 穿高中校服的不良少年正围着一个穿着同样校服的小胖子索要保护费。 「喂,苏小豪,这个星期的保护费,你可是拖很久了」,三人中爲首之人正 是黄毛男子,他拍着苏小豪加菲猫一样肉呼呼的脸,...

风流家丁

作者:反串白

[历史古香]江阴李家乃是富商大户。 老爷李重金十六岁就从父亲那里继承了家业,作为李家的独子,李重金并没 有像纨绔子弟那样将家财散尽,而是把李家发展的更为壮大,同时广做善事,赢 得了江阴百姓的敬重,被朝廷嘉奖,名声,财富,双丰收! 人生过得如此的,也是...

女友莹莹的华丽蜕变

作者:Lucian2009

杰相貌平平,出身于普通的工薪家庭,自己也是个工薪族,做事总是瞻前顾 后。 明长相帅气,出身富足的官二代,自己还开公司当老板,行事往往干脆利落。 按说这样两个身份、性格相差很远的男人应该没有什么交集,但偏偏他们是 从小玩到大的多年好友,关系已经到了可...

人妻的屈辱与堕落

作者:chenjie14

[凌辱]周一,这是所有上班族都最讨厌的日子,即便是在这天气晴朗、阳光普照的日子。大冬天,身体里所有的热量都被空气中的冷风所吸走,即便是躲在车厢中,抑或是温暖的办公室,可外头偶然冒出的寒风,还是让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 江城,这个国内沿海的二线城市。...

小欢喜(影视剧H改编)

作者:jukeschinese

“磊儿…磊儿…你醒醒,别吓唬小姨啊!”女人焦急的声音,在林磊儿的耳 边响起。 “啊~嗯…头好痛…”林磊儿卖力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皮,映入眼帘的是一张 女人焦急的脸。女人看上去30多岁,长相和明星海清有八九成相似,一头短发, 显得十分干练,此时却一身居家...

淫妇吴月华

作者:kaii1988

月光澹澹的洒进屋内,床上的男人伴着轻轻的呼噜声睡得正熟。 而在卧室外间的厕所里,一个约莫快四十左右的成熟女人正一只手攀在墙上, 另一只手绕到翘起的大屁股后缓缓的撩开睡裙露出满月般的弧线。灵巧的手指像 是故意挑逗似的用一种奇妙的节奏抚过还算细嫩的臀...

御姐潘晓可的故事

作者:illwxyz11

嗡嗡嗡~我拿起手机,接起姐姐打过来的电话,是问我来到B城市后过得怎么样,心情一般的我寒暄了几句后就挂断了。此刻,一个踌躇满志的离异女青年正在一座陌生的城市满处奔波寻找着合适的住处。 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潘晓可,29岁,是个地地道道的北方姑娘,身高1...

修罗传之都市欲

作者:修罗散人

公历2008年,大唐新元八年,大唐历三代帝王,已经走过了七十年的风 雨,共和制度也平稳地运行三十多年。景运改制后,共和国第一任实权首相徐恩 泽一上台就开始大胆改革,先在西边与西域五国签订盟约,压制住了西北方的罗 卑国,南方以雷霆万钧之势击垮安越,...

妈妈我想爱你

作者:相识

【原创投稿】妈妈是一家私企的财务总监,一年四季都穿着黑色职场西装套裙,本来这一切都没什么,可那天过后,一切在我眼里都变了……

明日方舟 夜魔葛罗莉亚的受难

作者:傻白

「呼——」 她睁开了双眼,没有熟悉的医疗部的凯尔希,也没有大片白色色块的罗德岛 的病房,自然没有那个裹着制服从未露面过的博士。 夜魔目光有些呆滞,望着漆黑的天花板七八秒过后她才终于勉强回忆起自己 陷入昏迷前的记忆。作为干员出战与伙伴们一起艰难抵御整...

锦绣江山传

作者:killcarr

庙中三男俩女正围坐篝火交谈,其中一个英俊的华服少年神采飞扬地道: 「这次由沐师姐出马,殷中玉那个波旬教的淫贼妖人是插翅难飞了。」 那沐师姐十八九的年纪,身穿名贵的白狐裘披风,肤白若雪,容颜极美,但 秀眉斜飞,隐含煞气,显得颇为冷傲,她听闻师弟的恭...

人类补完计划

作者:夏洛克福尔摩沙

这是在西元3216年,距今千年后的遥远未来属于人类的故事。

苏苏的心愿

作者:syw0112

“准备好了吗?”我紧紧的握着女友的手,感觉她非常紧张,虽然在我们同居旁宾馆的房间里,温度很低,但却微微出汗。 “嗯...既然我来了就是答应你了...只是真的不知道一会该怎么办~”女友低着头,微卷的发梢半遮着脸庞,好似红润的晚霞。我们坐在大床房的圆床上,...

校花与乞丐

作者:肉蛋葱几

清花大学坐立在华夏国的首都,作为全国最高学府里面的头牌大学,不知道多少人打破头都想进入这所大学,享受最优质的教育。 五月份的清花大学马上步入炎夏,大树茂密的绿叶在春天最后的微风下摇曳着,下课铃声响起,来来往往的男女大学生有说有笑从教室出来,少女...

王八龟奴狂想

作者:神狗

我姓王,今年四十七岁,开了家小公司,每年也有几百万的收入,算得上是 事业有成,还有一个小我十岁的漂亮老婆。 和老婆谈恋爱的时候,她还是个大学生,时间一晃,我和老婆已经结婚十四 年了,甚至连孩子都有了两个,老大是个儿子,今年十五岁,当初老婆嫁给我,...

黑保安的孕奴

作者:通心米粉

“老公,被大鸡巴干屁眼真的太爽了,可儿知道这样不对,但我实在抵抗不了这个大鸡巴,天天就想着被大家干,你原谅我好吗,我要老公你看着可儿被杰克爸爸干高潮的样子,看我像头 发情母猪被大家轮成白痴的样子,啊,好爽!肋点操我,把我屁眼操烂掉!你看我屁眼都被干的翻过...

老枪系列之都市淫兽

作者:恋夜魔翎

1996年3月12日晚,西安市郊公路。 一辆由陕南开往西安的大巴车,因为紧急躲避迎面而来的大货车,侧翻到公 路边。车上多名乘客受伤,其中包括一名返回西安的民警,因失血过多而晕倒。 而他随身携带的皮包,在慌乱之中被人拿走,皮包当中有一支装有五发子弹...

纯情少女变成反差婊的堕落自白

作者:xiaoting

我叫晓婷,还在读大学,熟悉的朋友都叫我小婷儿,在他们面前我一直都是保持一副青春可爱的模样, 就像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妹妹那种感觉,而在陌生人面前则是一种高冷不可侵犯的样子,其实我并不是真的 高冷,只是不想让更多人知道我真实的样子。无论是可爱还是高冷...

一生浮沉 姐嫂如妻

作者:meihualu

我出生在八十年代末的一个东北小县城。虽说是县城可是基本上和农村没有区别。我们家里县城还有20多公里。我兄弟姊妹三人。我是老小。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哥哥大我11岁。姐姐大我3岁。母亲在我2岁的时候就去世了。从我记事起我们一家四口就生活在几间破落的小院...